山西中医学院研究生党建网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人文社会 >> 阅读正文

家问
发布时间:2012-1-5 来源:本站 作者:毕淑敏

家是什么?

家会很小很小,螺狮壳是蜗牛的家。家会很大很大,宇宙是星星的家。家会很轻很轻,像一粒浮尘,被人一指弹掉,不留一丝痕迹,家会很重很重,象一座铅山,压在肩上,寸步难行。家会很快乐很幸福,象一眼不老的喜泉,家会很凄凉很悲壮,象一汪深不可测的泪潭.

问年轻人:家是什么?

他们回答:家是粉红色的玫瑰,有刺更有蕾。家是甜蜜的吻,热烈的拥抱,柔情似水的情话和思念时的邮票。

问中年人:家是什么?

他们回答:家是心灵与肉体的港湾,能停泊万吨巨轮也能栖息独木小舟。家是无私的付出和接纳。家是脱去疲劳的热水澡。家是一个苹果你一大口我一小口。家是一副重担,我愿这边的力臂短,你那边的力臂长。

问老年人:家是什么?

他们回答:家是黄昏湖边的搀扶,家是灯下互相剪去丝丝白发。家是一件旧风衣,风也是它,雨也是它。家是虽非一见钟情却望白头偕老的漫漫旅程,家是幕前的一支黄菊。

问孩子,家是什么?

他们回答:家是妈妈柔软的手和爸爸宽阔的肩膀,家是100分时的奖励和不及格时的斥骂。家是可以耍赖撒谎当皇帝,也得俯收听命当奴隶的地方,家是既让你高飞 ,又用一根线牵扯的风筝轴。

问情人,家是什么?

他们回答:家是舔着伤口的两只狼,家是荷尔蒙的汹涌分泌。家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家是猜忌,争执,思恋,指责的杂耍场。家是枕边泪窗前月,家是今夜你会不会来?

问养家的人:家是什么?

他说,家是勋章,你挂在胸前,别人也看不见。家是暗地里逼你不断挣钱的鞭子,直抽得你遍体鳞伤。

问弃家的人:家是什么?

她说:家是一种能力,一种学习.我自忖无力从那里毕业,就中途逃亡了。

问无家的人:家是什么?

他说:家是羁绊,家是约束,家是熄灭人创造激情的沼泽地,家是一种奢侈的糜费。

问恋家的人,家是什么?

她说:家是树上的喜鹊窝.纵然世界毁灭了,只有家在.依然有一切。

问:恨家的人,家是什么?

他说:家是爱情的终点,家是英雄气短的坟墓,家是累赘,家是负担,家是你挂在你项上的枷锁。家是你自卖自身的契约。

我不知世上还有另外的场所,会如此众说纷纭,褒贬不一,纵观家庭,是大千世界的缩影,人们在家中卸去重要角色的面具,露出天然嘴脸,最坦率最赤裸,人性的善与丑,方寸之间,纤毫毕现。一代伟人,能制裁好一个国,未必能调理好一个家。能统帅千军万马的将军,可能是妇孺群衩下的败军。

有人认为家是最自由最放任的所在,可以放荡不羁,其实家是最考验责任感的圣坛。对一个托付终身的人,都无法负起责任,你还能承诺他人的欺嘱吗?连自己的一脉血缘都不能照料和抚育,你还能爱国爱民吗?在家中我们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丑恶。对亲人施暴的人,不可能对他人仁慈。在家中阴郁的人,不可能对太阳微笑,在家中诡计多端的人,不可能真诚的对待友人。在家中粉饰虚伪的人,不可能直面惨淡的人生。

如果没有准备好.请不要撕下走进家庭的门票,如果没有爱自己也爱别人的能力,请不要构造家庭的地基。

许多人抱着从家庭掠取支援的动机,匆匆为自己寻一个可供汲取能力的后勤仓库。殊不知家庭不是无中生有变出魔力的黑斗篷。

家庭的温暖,先要无私无偿的培养和付出,然后才象春草,毛茸茸的生长起来。一旦失去了爱情的滋养,再稳固的家也很快风化,爱的力量有时很巨大,有时贫瘠,全看你是否以心血浇灌。

家庭里如果没有神圣感,请别要孩子。家庭缔结之时,并不是简单男女数想加,而是诞生了别样的结构,一个崭新的物种。这个物种的花朵和果实,就是孩子。

一花一世界,一家一宇宙.婴儿降临世上,家是包裹他的蛹壳。倘若家中住满健康的爱的花粉,他就吮吸着它用爱字样构建着自己的听觉嗅觉知觉,渐渐的酿成心中小小的蜜饯。在爱中长大的孩子,爱是她的羽翼,爱是他的长矛。在爱中蓬勃成长的孩子,他看天下就比较地勇敢,他看前途,就比较的光明,他看事物就比较的冷静。他看死亡就比较的坦然。

在纷乱和丑恶的气氛中成长的孩子,是伪劣家庭的痛苦产品。他们在家中最先看到并习惯的待人处世经验,是破碎流离和粗暴残酷。他们是那样幼小,缺乏分辨的能力,以为这就是人世间的模型,当他们走进社会的时候,会不由自主的以不良家庭模式对待他人,将紊乱和不协调传染到更远的范畴。更令人惊惧的是,来自不完美家庭的孩子们,彼此具有病态的吸引力,仿佛冥冥中有一块恶作剧的磁石,牵引性格有缺陷的男女,格外同病相怜,迫不及待走到一起。病态中的家庭,如履薄冰,全是恶剧。如果不能卓有成效的打断铰链,这种会伤人的家庭,就象顽强的稗草,代代相传,贻害无穷。

家可以很单纯,一个人也是一个完整的家,家可以很复杂,整个地球有一个共同的屋顶。

家啊,是理解奉献思念呵护,是圣洁宽容接纳和谐,是磨合欣赏忠诚沟通,是心心相印浪漫曲折生死相依海角天涯。

 

最新内容

热门内容